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悦走华夏

登野长城五十一蹬有感


作者:王发枝


       说起野长城,在北京驴友间曾有如此说法,最险峻当数黄花城的十八蹬野长城,其次应该是箭扣的三十六蹬野长城。因此,当端午节夜宿干峪沟村,得知与村相距大约5公里处有一个被称为“五十一蹬野长城”时,我内心即为之一振,暗下决心务必一睹五十一蹬野长城的“庐山真面目”。得知有寒舍的服务员陪我前往时,“妻管严”终于放心让我一走,但规定必须中午十二点左右回来吃饭。


       经过不到一小时的跋涉,抵达五十一蹬野长城时,或许是因为走的方向不对原因,我没有找到那传说中的“51个石阶”,只走了三十个左右的石阶,就登上了野长城的城墙。五十一蹬野长城的烽火台,由于年久失修,杂草丛生,不复往日的威严,独留下了历史的痕迹,山舍的主人在烽火台放置了二个木沙发,并在其间垒建了一个石堆,顿时突发奇想,如果此时在此地边泡茶品茗边饱览山川,那该有何等人生怡然之乐呢?


       五十一蹬野长城,因为建在丛山峻岭中,所以与众多地方的明长城不同,它依地取石头垒建而不是用砖头砌筑而成,这在明长城中绝对是个另类。五十一蹬长城,经过几百年风餐雨袭,那种显现出的苍凉和雄伟的“野”性令我感叹万分。在废弃的烽火台上我稍作休息后,就沿着蜿蜒的野长城废弃的城墙前行,朝着近千米之远前方的城楼走去。谁料想夏季时节,灌木丛生,废弃的城墙并不好走,有爬升,有下降,有断崖,有碎石路,有荆棘,还有狗牙石,一个不小心胳膊上不但划了几道伤痕,而且还跌了一小跤。看着遥远尽头的城楼,我终于在一个断崖处停下了脚步,发现要想和那城楼接上龙,要实现对妻女承诺“中午12点前返回吃饭”的时间可能不够,只好驻足回头。回望前方未能触及的那段长城,目及之处山峦叠嶂,五十一蹬野长城如同一条无尽的银蛇在万山丛中跳跃飞舞,令人感叹不已。尽管由于时间、孤单、跌交让我未能走完整个的五十一蹬野长城的全程,但它没有丝毫人工修复边际的那分传奇、壮观,那份沧桑、峻美,却深深地留在我的心底至今仍让我久久地回味着……


       行走五十一蹬野长城的短暂历程,让我明白所谓的野长城,其实如同那没爹没娘的无人关注的孩子,以其顽强的生命力,抗拒着时间和风雨的侵袭,尽管伤痕累累,却仍旧傲然屹立不倒。这种感觉只有我站在五十一蹬野长城时,方能体会到野长城虽无景区长城那种规整和方正,但那种的苍凉和雄伟岂是八达岭景区长城可以与之比肩。当然面对风餐雪冻,我担心和心痛的是已是满目疮痍的野长城,几十年后,甚至几年后人们还能不能看到这样原汁原味的野长城呢?…